星期二, 八月 23, 2005

印尼之旅

8月12日,与东凯一起,匆匆地被派到烟霾产地---印尼去采访。

主任本来说2天左右,结果去了7天,害我一件上衣穿4天,黑长裤穿了7天。东凯可能在最后几天被迫嗅我的男人味,所以在回槟后替我大肆宣传,使办公室各个同事都来问我、笑我。

不过,我一点都不在意,因为这才像个突发新闻记者。如果事事具备像旅行,整个采访行程不就没趣了?

在印尼这么多天,越走就往越边缘处去。在一个叫BAGAN SIAPIAPI的小镇里,人们喝的是雨天收集下来的水,其他用处的水则凿井取用。

对我来说,他们的生活苦不堪言,但那只是肉体上的苦。我不知道他们心灵上苦不苦,又或者他们为三餐就烦死了,哪有时间去想看心灵上苦不苦。

坐在摇摇晃晃的KIJANG(大马叫UNSER)里睡睡醒醒,朦胧间只有一种感觉---苦苦苦,总是我苦没你苦,唉!!!

7 Comments:

Blogger RescueDog said...

哈哈哈哈!怎麼沒提到你的內褲穿多少天呢?哈哈哈哈哈哈!不是跟你的黑色長褲一樣吧!哈哈哈哈

12:33 下午  
Blogger tongkai said...

沒關係,有了第一次,下一次你出門之前,整理所需物件及衣服時頭腦一定很清醒。

1:12 上午  
Blogger kinkyskiny said...

gaogao果然gao gao

11:09 上午  
Blogger Man said...

習慣就好了,像我是隨時有一個出門的包包裝便便我要用的東西,不用怕漏了帶東西出遠門。

4:18 下午  
Blogger 再见理想...... said...

出门采访,除了有效护照和大量现金,什么都不需要。

信用卡?不比现金好使!!!

在鸟不生蛋的地方,信用卡不是信用的保障。

1:15 下午  
Blogger 小霓子 said...

你被我點名了!
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吧?!

4:34 下午  
Blogger winniebong said...

哎呀,你被tag了!
美麗師奶

10:07 上午  

发表评论

<< Home




Free Site Counters